梁宁:成功不是干出来的,是活出来的-科技-安顺立心新闻网

当前位置: 安顺立心新闻网 > 科技 > 梁宁:成功不是干出来的,是活出来的

梁宁:成功不是干出来的,是活出来的

时间:2019-10-30 18:03来源: 作者:admin 点击: 11 次
腾讯科技讯得到大学2019秋季开学典礼暨夏季毕业典礼于2019年10月27日在北京举行。来自得到大学北京、上海、深圳、杭州、广州、成都六大校区的夏季班和秋季班近3000名学员集体到场参加。在开学典礼上,著名产品人梁宁、得到App《邵恒头条》主理人邵恒、清华大学研究所副研究员李铁夫、复旦大学法学院副教

腾讯科技讯 得到大学2019秋季开学典礼暨夏季毕业典礼于2019年10月27日在北京举行。来自得到大学北京、上海、深圳、杭州、广州、成都六大校区的夏季班和秋季班近3000名学员集体到场参加。在开学典礼上,著名产品人梁宁、得到App《邵恒头条》主理人邵恒、清华大学研究所副研究员李铁夫、复旦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熊浩等5位重量级老师及9位优秀学员接力演讲,分享各行业的顶尖行业智慧和认知框架。

以下为著名产品人、得到App课程《增长思维30讲》《产品思维30讲》主理人梁宁演讲全文:

1995年,深圳,一个单位里有台交换机坏了。这个单位负责程控交换机的男生,就把坏掉的交换机,拿到购买的公司去修。那家公司很小,技术也不行,修半天修不好。这个男生就说,要不算了,你们帮我搭个环境,我自己调吧。于是这个男生就在这家公司,用他们的调试环境干了三天,自己把交换机修好了。然后,这家公司的人说:兄弟,技术不错啊,要不留下来一起干吧。这个男生说,不行啊,单位的人还要打电话呢,就提着交换机走了。

这个当年管单位交换机的男生,是周逵,连续5年当选福布斯全球最佳投资人。

而这个当年特别小、技术也不咋行的小公司,叫华为。

去年,周逵在跟我回忆起这个小插曲的时候,还感慨了一句,真是想不到,当年那么小的一家公司,20多年后会成为一个这么伟大的企业。

我想,当年那个对他说“兄弟留下来一起干”的人,也不会想到这个埋头干活的工程师小兄弟,会在20多年后,成为今天中国最优秀的投资人之一。

这是一个属于当代中国的故事。周逵个人的增长,华为公司的增长,背后是整个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。我们每个人都是这个时代的红利的受益者,但是为什么周逵能够成为周逵,华为能够成为华为?

总还有属于他们个体的非常特别的东西。

为什么在相同条件里,大家做一样的事情,取得的增长结果不一样?

我对这个非常好奇。于是花了2年多的时间,去寻找答案。

在这个过程中,我发现,有时候即使直接去问当事人,当事人告诉了你为什么,你也需要再想想。

再说一个故事。北京三环边,有个赛迪大厦。赛迪大厦楼下,挨着有个餐馆。我有一次去赛迪大厦办事,中午就在这个餐馆吃饭。结果,中午饭点儿,餐馆客人非常少,老板闲在那里。

我就问他:老板,这是饭点儿啊。怎么吃饭的人不多啊?

老板跟我分享。他说,我认真地琢磨了,我觉得主要原因是两个。第一,这是三环边,过车多,但一脚油就踩走了,不容易停下。第二这附近就这一个餐馆。餐馆一般得扎堆才好活,你看簋街,一堆餐馆开在一起。大家直接往那边走,这家不成就去另外一家了。

一年后,我又去赛迪大厦办事,中午又去那个餐馆吃饭。结果,人超多,得排队。我一看,老板换人了。

等吃完饭,我又去找老板聊天。说:哎,老板,你们家生意怎么这么好啊?

老板说:哎呀,这个吧,我觉得,第一,这是三环边,过车多。第二呢,这附近只有这一个餐馆。

所以,当我们研究增长的时候,我们要搞清楚的究竟是什么问题?

就是我刚才说的这些:

为什么同一个位置,同一个消费群体,一个餐馆生,一个餐馆死?

为什么25年时间,成就了周逵,成就了华为。而很多,在1995年,2000年,2005年,2010年,比周逵优秀的人,比华为强大的企业,在日新月异的近十年里,却失去了光彩。

我花那么多时间,去约人、去做访谈、去读书,不仅仅是为了做出《增长思维》这门课,更多的是,为我自己,为我的朋友,为创新者的共同体,为大家过去十年的集体经验,做一次梳理,然后再把它回馈出去。

如果把我自己的人生分成三个阶段:

第一个阶段是从出生到离开联想之前的“傻白甜”阶段;

第二个阶段是从离开联想开始,到2011年进入腾讯,我称之为10年“入妄”阶段;

第三个阶段,就是从2011年到现在,我姑且称为“平常心”阶段吧。

在我的课程《增长思维》里,我讲“伤口是后天的器官”。

一个人哪里最敏感?我告诉你,伤口最敏感。

一个人如果看到什么会觉得痛,那一定是因为,他在那里有伤。

我曾经在“妄境”里挣扎了10年,说真的浑身是伤。但也因为这些伤,才成为了今天的我。

那我怀念那个傻白甜、干干净净没有伤口的自己吗?完全不。

那个时候,我被保护得太好,只能通过眼睛看世界。别人的伤口,别人的疾苦,别人的处境,别人的不得以,明明白白在我面前,但是我没感、看不到。

因为我是那么无知无觉,满眼只看到自己的优点和对世界的想当然,所以,才会“入妄”。

因为我觉得自己不是凡人,所以一定要干点什么,来证明自己。

这当然错了。

因为人生根本不是一道证明题。

那个时候黎和生帮过我。黎和生看我实在太想成功了,就向我传授他参透的秘诀。

他说:“做一件你让你自己觉得羞愧的事,坚持5年,就能成功。”

他解释说,我们这种自命不凡的人,辛苦和挫败都可以忍,最难忍的是羞愧。能扛住羞愧,绝对是高门槛,足以阻挡其他对手。

那个时候,我刚开始创业,还在凹造型、想要各种各样的认同和赞美,有各种各样的观念洁癖。看不起这种人,看不起那种人,看不上这个事,看不上那个事。

这是什么情况?这就是我《增长思维》第17讲里面的“人际容纳度”。这么浅的人际容纳度,让我办企业只能像守一个小花盆,种几株我喜欢的花。这是不可能有什么丰盛的收获的。而这样,怎么能对得起相信我的每一个人。

所以我痛苦得要死,因为左边是观念洁癖,对世界的排斥,右边是羞愧,愧对大家。我被夹在中间。而内心的一道一道伤口,大概都是从这种碰撞里来的。

所以说,裂痕的价值,就是光照进来的地方。

有一天,我突然坦然了。

其实一切的痛苦,只是我自己在作。

我这么痛苦,其实只是因为我把人生想成了一道证明题。为了证明某种东西,而企图扭曲现实的一切。我想扭曲现实,现实就对我啪啪打脸,把我打醒为止。

但如果我完整地接纳现实:我就是个普通人,我所有的同事都是普通人,我不需要包装某个同事是什么精英来给自己壮胆,大家都是普通人,恰好别人有某种需求,但是他这方面的积累没有我们多,所以我们就认认真真帮人家把事办了,我们持续帮别人服务,就积累了专业度。这事就这么简单。

于是,我看现实多妩媚,现实看我,也就还行了。

好,恭喜我吧,就这样,我进入了人生比较美好的“平常心”阶段。

“入妄”与“平常心”这两个阶段,几乎是每个创业者都必经的,甚至会有两个阶段来来回回拉锯的体验。

这不是教科书上的逻辑推理,而是创业者的心经。

所以,作为一个创业者,回头再看《西游记》,另有一番体会。

当唐僧到达西天的时候,他突然发现,其实一直以来,只有他孤身一人走在取经路上。没有孙悟空、没有猪八戒、没有沙和尚,所有的角色,都是他幻想出来陪伴自己的另一个自己。

孙悟空,是那个无所畏惧、永不服输,上天下海寻求解决问题的自己。

猪八戒,是那个真实的人性,会害怕、想退缩,也想舒服一点放松一点的自己。

而沙和尚,更是个有意思的角色,创业的漫漫长路,你内心觉得自己是孙悟空,其实别人看你是沙和尚。一个没有什么特别资质、闷着头、一步一步向前走的笨家伙。

唐僧呢?也许你在外头,看上去是孙悟空,是猪八戒,或者沙和尚,而你的内心,只能是唐僧。

唐僧就是啥本事都可以没有,但有一个使命,一念执着。

他说:我要去西天取经。

一路上,他哭过,绝望过,软弱过,向人求救,但从来没有说过一句:我们放弃吧,我们回家。

因为你的使命,你的执着,才会召唤力量,大山和沙漠都不能阻挡,满天神佛都会来帮你。

所以,最强大的,不是悟空,是唐僧;最强大的,不是技能,是使命。

这就是我在《增长思维》中谈的,可以撬动增长杠杆的那个支点。

所以我说,成功不是干出来的,是活出来的。

让你真实感知世界的,不是你头脑中的知识,而是你的伤口。

让你强大到可以撬动这个世界的,不是你的技能,而是你的使命。

“使命”这个词,从字面上看,就是“你怎么使你这条命”。

唐僧这条命,就是拿来去西天取经的。取经人,死在取经路上,无怨无悔。这就是使命。

不知不觉,我们这群伴随中国IT互联网成长起来的人,都走近了知天命之年。就是会开始想,自己这条命,到底是拿来做什么的。

生命就是时间,这个动作,那个动作,这个项目,那个项目,一切都要花时间。而生命的能量就不知不觉地耗散在一件又一件的事情里。

在我和那些过去一起混在中关村、如今都成为互联网大佬的朋友们,讨论《增长思维》的时候,谈得更多的,不是这事怎么干,而是这一生怎么活。

所以,如果你问我最近几年,对自己最满意的事情是什么。

真的不是做出了《产品思维》和《增长思维》,而是我构建了自己的生活。

说起来也很简单,就是读书、跑步、见朋友、看电影、写日记,这几乎就是我生活的全部。而我的作品是在这样的生活中,一枝一叶长出来的。

我去看身边的每个人,我去访谈的每个人,除了他们的思考、他们的做法,更关心他们的活法。

小米创始人雷军30年如一日当中关村劳模,这就是他的活法;

得到创始人罗胖每天读新书,这就是他的活法;

十一学校总校校长李希贵的生日被大家知道了,当天收到400多条同学的生日祝福,他一条一条回复,回到凌晨一点,这就是他的活法。

一个人的信仰,不是他说出来的,而他是活出来的。

一个人的成功,不是他干出来的,而是他用自己的一辈子,活出来的。

兜了个圈,其实,我还是想谈谈“使命”。

我是一个普通人,但是我发现我也有我的使命。

我的使命就是:讲好中国创新的故事。

我对中国故事知道的不多,只求能把属于我们创新者共同体里,发生和探索的一些故事,持续发现,持续讲出来。这一生于愿已足。

我经常反复说的话,合理的部分是理性,不合理的部分,是人性。

过去的教材和商业报道,都是把一件事理性的部分抽出来呈现。但是你完全按照它去做,一定会失败。为什么?你在教材里学到的是理性,但是做事情时要处理的全是人性,包括还要安放自己的人性。

道理很多,但是一个中国人怎么在当下活?这是我做《增长思维》最努力希望交付的东西。除了机会的选择、模式的设计、组织的搭建、杠杆的使用,我简化了道理的陈述,放进了大量的故事。

希望在这些故事的一些细节和吉光片羽,能给你一些参照,原来,这个人是这个样子啊。

我希望你听我的故事,不但有道理的启发,更有情感的放置。希望你能以人性的视角,有温度、有血有肉地来感知在中国的创新中,所发生的一切。

这一切,都是和你我一样的普通人,做出来的。他们和你一样,有笑有泪,有迷茫,有脆弱。

同一个时代,不同的企业选择;同样的伤口,不同的活法。这样的人世间千姿百态,就是我看到的最美好的东西。

这样的美好,我愿意以一生之力去收集,去分享。

非常高兴能够在得到大学秋季开学典礼这样一个特别的日子,与你分享对我个人来讲最重要的事。

在未来的日子,我会继续讲中国创新的故事,而你,也许会成为我故事的主角。

谢谢!

(责任编辑: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发布者资料
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: 注册时间:2019-11-17 19:11 最后登录:2019-11-17 19:11